公司新闻

新闻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公司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杨洪斌:期货不能靠赌

2015-03-14 11:08:51 点击数:

杨洪斌1995年踏足期货市场,亲身经历了中国期货市场的兴衰,多年的实盘操作经验,历经坎坷和挫折,在2000年后浴火重生,逐步能做到稳定赢利。2005年后,形成了对中国期货市场的独到视角,实盘操作业绩更是迅猛提升,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完善了其理财信仰和投资哲学。从此,纵横各项实盘比赛,享受投资快乐。

 

杨洪斌是第四届“中期杯”实盘大赛桂冠得主,交通银行(601328,股吧)杯大赛311%收益率的亚军。在第八届中期杯大赛中,由杨洪斌指导的帐户长期位居榜首。

 

以下是杨洪斌接受期货中国网采访的实录

 

期货中国:杨洪斌您好,感谢您能够接受期货中国网的采访,分享自己的投资经验和理念给广大的投资者。近2年您以个人或者是指导账户的名义参加了不少期货实盘大赛,都获得了非常优秀的成绩,相比平时的操盘,您是否觉得参加赛事更能发挥自己的水平?

 

杨洪斌:我觉得并没有。 05年之后,参加过多次比赛,取得较好的成绩,我追求的是尽可能的稳定、持续增长,不能有过大的资金回撤。08年那次比赛,我管理的账户将近有20个,没有一个账户是分散做的,没有为比赛而比赛。在比赛之中,没有看外头谁比我领先或者谁又追紧我了,就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市场告诉我这时候该进了,那就进,该出了就出,没有再理会比赛的因素。我觉得,在这个市场,做到稳定盈利是我们追求的最高目标。根据我自己对价格变化的理解,做波段交易。所以,我对所有账户都是一视同仁,没有因为参加比赛而去比赛。我对市场有一个认识,所以,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按正常的交易来做,比赛的结果冲上去就冲上去了,没有冲上去也不遗憾。

 

期货中国:您的各项大赛成绩非常出色,摘取了多项赛事的桂冠,从2001年开始连续几年的盈利率也都保持在百分之两三百的水平!您也表示过,稳定赢利是期货市场中最重要的任务。请问,您是如何来完成这个任务的?并且多年来保持如此之高的稳定盈利?

 

杨洪斌:这个我可以实实在在的来说一句。08年的比赛是取得了300%的收益,但是。也不是每年都是如此。如果对价格的规律没有深刻的理解,想要做到稳定盈利是不可能的。

 

你不要看一些人在一段时间盈利特别高,如果没有对价格规律的真正理解,高盈利很难持续。有些人的性格可能刚好符合这一段行情或者说刚好和这波行情吻合上,他很有信心做好这一波,但实际上,这不是对价格的真正理解,到了下一波,他的思维不一定就能跟上市场的节奏。我很少在中国的期货市场上看到有人连续好多年盈利,达到这样的目标是我们共同的追求。实际上,稳定盈利维持在百分之三五十,如果持续这样增加,盈利效益其实是很可怕的。稳定盈利是这样的,今年的这一波你要在这上面站住,回撤不能过大,之后,在站住的基础上还能有个百分之三五十的再盈利,这才叫稳定盈利。像巴菲特,100万美元起步,30多年,他总资金在增加,没有在撤,他还能够保持百分之二三十的盈利,这才叫稳定。做到这一点是特别难的。你对市场不了解是不可能的。你在哪个期货公司都能够谈到这样的红人,曾经很辉煌,现在没有人影了,他当时的辉煌刚好是一个局部的观念和当时行情吻合,于是就获得了利润。长时间的稳定盈利是相当艰难和艰巨的,没有对市场真正理解是不可能达成的。运气不可能伴随你一生。一个人一生有一两次好的运气已经是上帝厚爱了。期货不能靠赌。

 

期货中国:期货交易最难的是能够稳定盈利。我们看到,您也是经历了起伏。1995年您就已经涉入期货市场,到2001年才逐步实现稳定盈利,那是否意味着您经历了长达6年的交学费的交易阶段?

 

杨洪斌:我95年就进期货了,当时自己公司做的是胶合板生意,所以,去做胶合板期货。在那个时候,我是属于那种对期货市场没有基本了解的人,有钱,但是对市场的交易真的一点都不懂。后来公司不开了,自己又喜欢上了期货,又觉得自己做了一两年了交了那么多的学费了(但是,实际上,按照现在来看,当时是很皮毛,差得很远的),应该可以做下去。于是就又开始尝试和学习,从95年到01、02年。我的痛苦可以简单概括为:赚钱是偶然的,亏钱是必然的。因为,这个市场太复杂。但有这么几个信念让我坚持下来:第一,这个市场你失败了,但是确实有人成功了。你亏了钱,和你反方向做的那个人就是赚钱的。每一年每一波大的行情出现,期货公司里或者是熟悉的朋友之间,人不多,但是每年总有一个做得挺好的,每年起码都有一个榜样;第二,这个市场确实存在,它确实有波动,有差价,关键你站的队是对还是错。

 

我是被迫无奈坚持下来的。那个时候,我三十几快四十岁了,换其它行当是晚了点。你们要知道,在一个行业没有几年扎扎实实的奋斗,你想做成是很困难的。就像星星之火要想燎原需要一个过程。所以,结果就是,我是被逼的,没有其它的行当可以做,所以,就进入了这一行,就想尽办法坚持下来。我好在从来没有埋怨过市场,我受过的教育让我出现了问题之后,没有过多地怪罪客观,这是我大学毕业以来养成的一个习惯,都是从自身上找原因,黑格尔不是说么,存在即是合理。

 

坚持了下来之后,就慢慢地知道了风险,再不知道风险你就活不下去了。之后,对风险的控制就慢慢地有了较深的了解。后来,对价格波动了解得多了,虽然不够科学,可也摸得着一些皮毛的规律了。起码,那个时候虽然还不能发展,但能够生存下来了。老是处在这样一个状态,老不能大幅的盈利也是很困惑的。

 

到了04、05年的时候,对市场的认识就深化了,理解了价格变化的规律,做期货就是一种价格变化,理解了这个之后就慢慢能够维持一个较为稳定的盈利状态。

 

期货中国:在前6年的期货生涯中,您遇到的最大的挫折是怎样的?当时有想过退却吗?又是什么样的原因使您决定继续坚持在期货市场中打拼?

 

杨洪斌:最大的挫折就是打爆仓了,具体的金额就不说了,就全完了。当时真的是非常痛苦,晚上睡觉都有被惊醒,对自己的未来也挺恐惧的。

 

之所以坚持下来就是之前所说到的,这个市场确实有波动,但是我没有意识到。还有就是,我那时候已经40多岁了,脱离教师行业已经十几年了,回不去了,只有在朋友和家人的支持下再坚持下来。现在,回想起来真不知道自己怎么熬过来的。

 

期货中国:外界都宣称您是趋势投资高手,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只做趋势交易的?趋势交易的核心纲领是什么?

 

杨洪斌:以前真的是什么方法都尝试了,但是从对价格规律有了理解之后,就不太做短线了。日内交易从03年之后就再也没有做过。我确信,日内交易是有局限性的,可以盈利,但是管理资金的数量有限。

 

第一,它的资金规模受限制,包括有些高手也这样说。他拿20万,很快就赚到百万,但资金大了翻倍就很难;

 

第二,期货做的是商品价格,它是一个发现价格的过程。价格的发现不是一天能完成的,它会走一段。比如,说现在国家经济复苏,经济越活跃,需求就越大,价格就会上涨,我们要做的就是这种波段。

 

每天的价格波动判断不了长期的趋势,需要另外一种思路去理解,就是对市场的一种感觉,有点苗头我就跟着做个几十个点,价格冲动之后呢,因为它不具备大涨的条件,很多人就认为它应该空,于是就导致上上下下,这种波动随机性特别强。我认为,短线盈利操作性比较难,资金过大的话,你一进去就成了主力,你就很难出来。

 

所以,真正理解价格规律,能够确定它是上涨还是下跌的话,它会延续一段时间,我们做的就是它的这一段延续。国家经济真正好了,全民都起来搞经济了,它会延续几年的高峰。而像现在金融风暴猛地一来,也会调整个两三年。所以,我都是做波段交易为主。

 

期货中国:那么您所总结出来的并在实战中应用的“价格规律”具体是怎样的呢?请简单介绍一下原理。

 

杨洪斌:首先,我们要承认任何事情都有规律。人类有认识规律的能力,像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包括物体运动的定律,像直角三角形三条边的关系,这都是能摸索出来的。所以,价格变化中有没有确定性的东西,应该是有的。有的人说,创业难,但是我说你要想发财的话,你就搞个饺子铺,为什么呢?你一年调720次馅,每年都改进调试,你如果研究到具体比例用多少量,做得像日本一样精确到毫克,你能做出保证大家一吃都忘不了的饺子。所以,包饺子馅有一个特殊的规律,你要真正搞通它,像麦当劳肯德基都是这样的,它们做的口味全世界都没有,就它有。我举这个例子,就是要你明白,任何事物都有规律,做任何事情都有它的规律,你要找到它根本上的规律,然后顺着它的规律去做。所以,对于价格规律而言,你一定要耐心地去观察它、发现它。

 

我简单说一下我自己对价格规律的理解。这也是我跟我的朋友、同行交流,获得的启发和自己的观点融合起来得到的。第一,就是要理解使期货价格变化的最直接的原因。我在外面交流的时候,发现很多人对于这一点是很模糊的,这个价格它为什么涨?一般人都是这样说,供需关系、经济好转等等,但是这是错的,这样就回到了基本面,基本面会给你很多因素,没有一个人能够了解清楚。05年的铜,一个月从4万涨到8万,你说那是供需关系在一个月内产生两倍的变化?想想也是不可能的。你要想想年初到现在涨得都是那批没有业绩的股票,都涨了两三倍,这说明不完全是业绩决定了股价。铜也是这样,一个月从4万涨到8万,除非是全世界的铜矿被恐怖分子炸完。当然是没有那种可能的。问题是,一个月又从8万回到了5万,供需关系又恢复了?当然不是那样的。真正市场上涨的原因是:交易商对市场的预期。“我们大家都看好,现在是时候了,买它能赚钱”,它就涨了,价格的根本成因就是这样子。当时,很多投资银行都来买铜,买回来之后就形成一种赚钱的效益,根本不能说是供需,库存当时也是不停地增加,价格一路追涨。所以,为什么很多现货商做不了期货,主要原因就是在这,老拿现货价看期货价,一觉得货多了,就不敢买了。用这样的思路来理解不就清楚多了?所以,价格规律就是要把交易商的预期找出来,而不是基本面上的等等因素。

 

另外,价格在行走的时候,一定是波波折折地走的。所以,艾略特就把波浪理论给总结出来了。但是,他太教条了,他固定画成五波,他理解了这个规律,但把它给固定死了。所以,我们一用他的理论就开始数了,但实际上一个牛市可能有个七八波,从股市一千六涨到六千点的时候,它延长又延长。价格就是波折的,到了一定的高位,一些人就想放空,有些人赚一块钱跑,有些人赚五块钱跑,涨得越高,获利回吐的冲动就越强烈,平白无故让你赚一些钱你就会想先把这些落袋。你理解这个以后就会理解价格为什么会波折。期货有很多种理念,艾略特波浪理论啊、均线交易法啊、MACD啊,指标不是多得很吗,就像一个线球,上万个线头,只有一个才能解开。一个有限的理论不可能让你永远成功。

 

期货中国:您强调过,您自己坚决不做短线和日内,在波诡云谲、瞬息万变的期货市场上,要克制短期波动、获得长线收益是很难做到的,请问您为何选择做中长线投资呢?

 

杨洪斌:我以前也克服不了,我刚才说了,在涨势过程中它有回调,这很正常。如果前面特别强,这波回调后一般还能够上去,如果前面特别弱,那么这一波回调后可能就是反转,这最主要还是一个认识的问题,不是什么贪婪恐惧。有些人是吃亏太少,这个社会分普通人和特殊人,像马云啊,他在那么恶劣的情况下,他都坚持下来搞他的网站,而且搞成了。像新东方这个培训班,都可以办成一个学校并且还上市,我以前是做培训班的老师,我都没有想到这样去做。所以,有些人没有摸着那些规律,源于他们的知识结构、受教育程度的限制。然后,吃亏老是在同一个地方,普通人都是干这样的事情的。很多人都已经开始不努力了,他都不思考了,你还能看到他什么样的进步呢?现在,社会很多人都急功近利,有时候一些震荡都是在为大行情做准备,但有些人认识不到这一点,总是想赚一点快钱。

 

期货中国:前面说到您的操作还依据投资心理的分析,投资心理是一个很虚的概念,在具体的交易中,我们应该如何分析,如何利用呢?

 

杨洪斌:大部分的交易商的心理你是不可能去了解的,我是怎么判断的呢,一定要尊重市场。价格涨得越强,是不是就说明这个预期就越强呢?我们不可能去了解每一个人的预期,但是,他们只要有预期,就一定会反应在市场上,价格变化就会反应出来。资金冲动的涨停板和一些一步一步敲上去的涨停板是非常不一样的。所以,价格变化我是去理解它这个价格是怎么变化的。今天涨了是怎么涨的,是扎扎实实的涨了还是空涨,还是小量的敲,实地涨;是急切地想抢盘的涨,还是可涨可不涨。通过这些,通过你实践的经验去判断,它就出来了

 

期货中国:您曾表示您的投资哲学可以总结为“恶人理论”。从不做‘雪中送炭’的事情,只做‘落井下石’和‘锦上添花’的事情。请和我们解释一下如何做到‘落井下石’和‘锦上添花’?

 

杨洪斌:我做的是“顺势”,但这个顺势外表上是价格的顺势,本质上是绝大多数交易商的预期,等他预期出来之后我再做。比方说,一个上升趋势,第一波出来之后可能很猛,但是一般都做不到,如果它真是涨势,你等它整理完了,它第二波就会又开始,那在交易商预期特别强的时候买,不就是“锦上添花”吗?再说它下跌,它一定在一波下跌比较猛的时候,一定会有获利回吐,物极必反嘛,弹了一段它会停在那里上不去,获利回吐以后,看它上不去,交易商还会再空,新的下跌形势开始,这个时候去空,不就是“落井下石”吗?

 

期货中国:我们在您的观点中发现您认为,研究价格变化规律比起研究基本面更能把握市场,这是否意味着您是一个不注重基本面分析的交易者?另外,投资者应该如何去了解和掌握价格变化规律?

 

杨洪斌:其实谁也脱离不了基本面,我们就生活在基本面里,天天看到国内新闻、香港新闻、国际新闻,时刻可以了解原油涨跌等国内大宗商品的价格。打开网站,各家公司都有各种研究报告。但是,我个人强调的是基本面对于交易者来说,是一个天时,还要有地利和人和,地利就是这一段走势与基本面吻合,然后,最后出击的时候看人和,人和就是交易商的预期要符合。所以,不能绝对脱离基本面,但做的时候重点还是要看人和。

 

期货中国:“要学会放弃,错过一次半次机会没关系,市场总是有机会的”您这样的论断和期货中国网曾经讨论过的“宁可错过,不可做错”有些相似。请问,您如何去发现市场中的机会?又是如何去把握这些机会的?

 

杨洪斌:每个人都有认识上的局限性。我们往往在做一些工作的时候都想做得完美,人总有犯错误的时候。有时候一波行情,你错过了,你再跟上去就有追高嫌疑,那你就耐心的等待下一波。有人看到别人赚了钱就满仓追,其实,人对自己要宽容一些,孔子有一句话:“承认自己不知道就是真正的知道”。

 

期货中国:您在期货投资中主要做什么品种?有没有做品种组合?是严格按照资金比例做品种配置,还是根据自己的分析选择品种?

 

杨洪斌:我的操作没有框框,核心的辩证法是认识世界最好的方法。我国很多历史伟人都是这样,像邓小平有一句格言叫“实事求是”,还有一句是“具体情况具体对待”。行情出来了,只要是期货品种我都关注,但是,我做哪一个都是没有框框的,有框框我就错了。然后,我就看哪些品种走出来符合我的理念。天时、地利、人和到火候了,我就做它,还要看我对它的认识和把握程度有多大。如果我对它的把握性非常大,不做我晚上会睡不着觉,我的仓位会放得比较大。当年红军长征的时候,毛泽东是不会想到以后把整个中国拿下,他当时三万红军就想着逃命,而蒋介石三十万人去围剿。战线拉得很长,肯定有分散的兵力,就找一个五千八千的解决掉。然后,到了淮海战役又不是这样打了,觉得我实力比你强了,那就是满仓博了,你五十万我五十万。再后来,蒋介石说我们划江而治,按理说,一个韶山出来的农民儿子能夺半个中国就不错了,就像有些人做期货做个五千万一亿的就不做了,觉得够了,很幸福了,但是他不是这样想的,因为,他当时的实力可以拿下整个中国。

 

所以,就是不能有框框,期货老是有新情况。有些人老是犯经验主义错误,遇到类似情况,一模一样去做。其实,没有一模一样的。现在行业资金多了,国家也鼓励开放了,出现了很多新的情况,一定要按着原理,结合新情况做新的决策。只有观念跟上形势变化,才能实现稳定的盈利。理解到位了,给你5万块,你很快就起来了,理解不到位,给你5千万,你也很快输完。

 

期货中国:您在投资过程中会关注外盘相关品种的走势吗?您有没有进行内外盘的套利交易?

 

杨洪斌:我现在没有,主要是集中在国内,偶尔看一下外盘的走势,真正做起来的话,我的原则是做哪个以哪个为主,按我的原理,国外的交易就是国外交易商的预期,跟国内的预期不完全吻合,交易商的预期是不一样的,就像家里教育子女,老大老二,不一样的,要因材施教。

 

期货中国:程序化交易在国外已经比较普及,近几年在国内也逐步受到关注,请问您怎么看程序化交易,您会去使用程序化交易吗?

 

杨洪斌:我不会去使用程序化交易,我认为程序化交易是有局限性的。国外做程序化交易的人很多,但是我知道巴菲特没有,索罗斯没有。两个诺贝尔奖得主建立一个基金,搞出模型来,但是失败了,因为价格是变化的,你能用一个框子来框它吗?

 

期货中国:您在05至06年曾经同一个投资伙伴联合做单,但您认为联合做单有时效性差、遇事总要讨论、耽误了操作时机的弊病,而最近期货中国采访的一个机构投资者却认为团队操作,分工合作,就会把握住很多必须抓住的要点,避免因为一个人而造成的失误,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杨洪斌:操作和控制风险分开这个方式我倒是同意的,因为人是有人性弱点的,这倒是一个有效的方法,但是两个人共同决策就不是很理想了,有时候期货交易它就像一门艺术,是需要独立思考和判断的,就像是梵高的名画不是两个人合伙画出来的。

 

期货中国:期货交易独特的杠杆性使其风险陡增,风险控制也是每个市场参与者尤为重视的环节,据悉您的每一笔交易的风险控制在总资金的10%以内,设定这个比例有什么原因吗?您又是如何做到严格的风险控制的.

 

杨洪斌: 10%还大了,我一般还都放在5%,不能过分地使用杠杆,它是一把双刃剑。比如说一个品种,交易商的预期给我感觉特别强,我就进场,并把止损放在阳线的底下,如果阳线被完全收回说明上行是假的,那就要止损。100万的单我下50手,你知道为什么我下50手吗?因为50手回来刚好是5%,是按5%倒推过来做手数配制和止损。

 

期货中国:您在将近不惑之年进入期货市场,经过了十几年的期海沉浮,对比期货中国曾经采访的其他一些交易高手,您可以算是年龄最大,资历最深的一位,想必您得到的感悟也是最深的,请您能和我们分享一下您在期货市场的最大感悟是什么?

 

杨洪斌:每个人在人生中找到适合自己干的事情是最开心的,能突破自己的局限,如果你每天学习或者感悟上都有一定的进步,你会觉得幸福。很多行业都有局限性,比如说一个小区的小卖部,你就是千方百计的去拉高它的营业额,它一个月也不会超过5万,我就希望找一个事业是没局限的,作为一个过程,期货这个事业是没有尽头的,我就感觉我找到了最适合我的。每年我在管理的几个账户都能够上一个台阶,几波大的行情,就像画画一样,我都做了,说明我的判断是对的,我心里就感觉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能力高了之后,又能够帮助一些人,挺好。

 

期货中国:中国的期货市场还很年轻,随着监管部门的重视以及市场的逐步规范,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这个市场中来,您认为目前中国的期货市场是一个比较好的投资渠道吗?

 

杨洪斌:期货这个行业就国内而言还刚刚起来,应该说它是一个可以无限放大的领域,有志的青年都可以参与,不甘于寂寞的、渴望成功的都可以尝试。就像你们搞网站一样,总是想让它影响力越来越大。我觉得它是一个值得尝试,可是期货也是一个风险很大的行业,一定要把它看做一个学习和提高的过程,而不是一个迅速积累财富的过程,欲速则不达,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一个胸外科医生,本科5年,加上实习,一共8年,期货要比它更难更艰辛。期货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干的,性格上偏执、毛糙、肚量狭隘、对金钱过分敏感的都不适合,合适的人也需要经历一个学习和实践的过程。

 

期货中国:今年各交易所都有新品种上市,6月召开的衍生品论坛上期易所的负责人也表示要力推更多的品种上市(比如原油期货),您对新品种怎么看,有做相应的研究吗?

 

杨洪斌:我对衍生品一点都不陌生,十年前在香港就接触过,对我来说,多一个品种就多一个机会。如果一个品种上市,参与的人多起来之后,我就开始加入,符合我的条件我就交易。

 

期货中国:前一阶段国际原油价格一路攀升,不断刷09年的高点,坊间对油价走势的分析评论报告数不胜数,作为市场参与者,您如何看待此轮油价的上涨?原油价格的上涨对您的操作策略有没有影响?

 

杨洪斌:我觉得完全没有影响,我们国家的石化产品和原油其实是不同步的,外盘的原油从50到70说明外盘的交易商对它的预期是看好的,涨了50%之后,现在回到六十七八,在我说都是很正常的。现在好像没有大幅下跌的迹象,但不能说不可能发生,也有可能会在60横盘整理,整理之后可能再起来。做国内的品种,一定要分开看。

 

期货中国:您把期货交易看做是马拉松,希望自己跑完全程,再跑40年,我们也衷心祝愿您能够继续在期货市场中取得更加辉煌的成绩,最后,希望您能够就下阶段的行情机会给广大投资者一些您的建议?

 

杨洪斌:我一般不太给出预测,因为我不是做分析的,我是一个市场的追随者。就现在来看,铜和豆油在趋势上可能有些困难,宽幅震荡的比较多。这两天刚好出现品种调整,现在就要开始关注,我现在不管趋势是向上还是向下,轻易不太交易,基本面上实体经济恢复得还不是很到位,实际上全球的商品价格并不算处在高位,像铜,价位应该算是下来的,最高在8万。行情比较抗跌,比较复杂,一个行情不会马上出来,十月怀胎嘛。现在我觉得要耐心等待,以关注为主。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
    在线客服
    • 客服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客服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客服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客服4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